©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S】神奇崽子在哪里/Fantanstic Baby and Where To Find It

☆ 《神奇蝙蝠侠在哪里/Fantanstic B and Where To Find Him》的后续

☆ DCEU世界观,Mpreg提及

☆ 嗯,神奇崽子,当然在酥皮肚子里啦(喂

 

神奇崽子在哪里/

Fantanstic Baby and Where To Find It

 

“托马斯。”

 

布鲁斯还没来得及拿起咖啡杯,“什么?”

 

他坐在实木餐桌的一边,他总是坐在对着门的这边。

 

克拉克在布鲁斯对面落了座,马克杯稳稳当当捧在手里,“托马斯,”他重复道,“托马斯·肯特-韦恩。”

 

 

墙外灰茫茫的,雾气与湖面的水汽结成了一片,像块脏兮兮的巨幕裹着这座通透的玻璃房。

 

“孩子的名字,布鲁斯。”克拉克啜了口温到恰到好处的牛奶,乳白的痕迹浅浅地印了些在他的上唇饱满的弧度里,布鲁斯要是凑近了看,或许还能瞧见他嘴边细微的、近乎无色的绒毛也被牛奶蹭到了。

 

年轻人似乎是察觉到对方异于平常聚焦于自己脸上的目光,他抬手用手背擦擦嘴,“昨晚睡觉前,还记得么?”

 

 

蝙蝠是夜行性动物。

 

布鲁斯·韦恩不是,但通常清晨之际他多少会有些难以令人察觉的迷糊,尤其是当他尚未获取这天第一口的酒精或是咖啡因时会表现得更为明显。

 

“我记得我只说到差不多该做准备了,”他引以为傲的头脑给出的反馈比完全清醒时慢了半拍,“而且阿尔弗雷德会帮衬的。”

 

“潘尼沃斯先生不是你的……”

 

“他是我的管家。”

 

“我的确是布鲁斯少爷的管家。”

 

克拉克的目光瞬间从布鲁斯身上挪开了,他望向端着餐盘朝他们缓步走来的阿尔弗雷德,小声嘟囔道,“好吧,但你也不能什么事都扔给他。”

 

“早上好,两位,”铁灰色头发的管家先生优先将烤得金黄松脆的培根吐司和煎蛋送到了克拉克面前,布鲁斯也并未就被剥夺了从小到大的优先权抱怨一个字,“这不过是习惯使然,克拉克少爷,而且要是换作我是你,可万万不敢让布鲁斯少爷来替新生儿的出生做什么准备。”

 

阿尔弗雷德这调侃得算是含蓄,但克拉克听懂了,他抿嘴轻笑了声:堆满玩偶和玩具婴儿房的画面瞬间闪过年轻人的脑海,如道落雷坠了下去,掀起一波波涟漪。

 

布鲁斯伸手从阿尔弗雷德那儿拿过自己份的早餐,对另外两人的打趣一点儿都不在意:他不需要在这里维持什么形象,也不用戴上面具来伪装。

 

克拉克看了眼阿尔弗雷德。

 

“但确实如您所考虑,”戴着金属边框镜的年长者像是读懂了年轻人投来视线里的隐藏信息,他意有所指地继续说了下去,“购置必需品我能全权负责,不过取名这事儿我可帮不上任何忙。”

 

 

布鲁斯咽下嘴里那口吐司那会儿,他的管家和他的情人都看向了他。

 

“那么,”男人清了清嗓子,“乔纳森。”

 

黑发青年疑惑地眨眨眼——这副眼睛就男性来说算得上很大了,还带着些柔和的圆润线条,“你怎么……”

 

问题说到一半提问者就明白了过来。

 

他从未,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向布鲁斯说起早些年死于事故的养父,但布鲁斯肯定调查过了,在他们还没有如此亲密、甚至是敌对的时候,这个哥谭人说不定连克拉克小时候在堪萨斯那片土地上干过什么傻事都一清二楚。

 

 

人们总喜欢用下一代的名字来纪念什么,比如克拉克,是他养母的旧姓,而现在到了克拉克替他即将降生的孩子取名时,他也选择沿用了这个不成文的习惯。

 

 

“抱歉先生们,容我插一句话,”阿尔弗雷德安静地叠起布鲁斯粗粗阅览过的报纸,“我注意到你们给出的选项都是男名,”他猜到了什么,此刻不过需要一个板上钉钉的答案,“所以韦恩家是要来一个少爷么?”

 

布鲁斯耸耸肩,“我只是顺着克拉克的想法。”

 

“额,”克拉克停下切开盛在银色碟子里培根的动作,“我忘记告诉你们了么?”他心虚地瞥了眼布鲁斯。

 

 

医院里普通的仪器无法透过超人的钢铁之躯——虽然他触碰上去如此柔软——而克拉克的透视眼也穿透不了自己的身体,新生儿是男是女本该是到出生那刻才能知晓的惊喜,但孤独堡垒几天前告诉了他胎儿的性别。

 

“卡尔·艾尔。”

 

那个有着劳拉·艾尔模样的系统全息界面就这么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生育模式即将激活,请于两周后与你的配偶共同前来,迎接氪星之子的降临。”

 

 

卡尔·艾尔的配偶其实就在孤独堡垒外的直升机上。

 

布鲁斯基本禁止他动用飞行的本事,不论是短途还是长途的,更别谈从北美到北极的距离,简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我需要准备什么么?”克拉克有些惊讶于平静提问的自己,年轻人本该惊慌或是无措,毕竟他既没有生产的经验,也寻求不到任何有经验之人的帮助,但好歹,他还有堡垒——即使有些时候内部系统会做出些预料不到也无法理解的事。

 

“劳拉”露出了个令克拉克熟悉而安心的微笑,“带着布鲁斯·韦恩来就好。”

 

 

布鲁斯从没介意过孩子的性别,他想要女儿,但既然命运又塞了个小子给他,他也愿意照单全收——往积极了想,也许孩子会更像克拉克。

 

 

“我并不想管我的儿子叫托马斯,”布鲁斯朝克拉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将后者涌到嘴边的话给挡了回去,“我知道你这么提议是为了纪念,但不只有我的父亲值得纪念,克拉克。”

 

 

克拉克很少去触碰情人那些早就结痂的伤疤。

 

韦恩夫妇的死,还有蝙蝠洞里那套制服的主人,若布鲁斯愿意说自然会说的,不必要揪着不放,同样的,这次他不会询问男人不愿给他们的孩子取名为托马斯的原因,“但我有两个父亲,他们与你的父亲一样值得纪念,而我无法厚此薄彼。”

 

他也委婉地拒绝了布鲁斯的提议。

 

 

“换个思路如何?”阿尔弗雷德倚在玻璃墙边翻阅起了报纸,“包涵寓意的名字,或者干脆在人名字典上随机选上一个。”

 

 

“阿尔弗雷德。”

 

 

“怎么了,克拉克少爷。”管家先生从报纸的新闻上抬起头,“您还需要牛奶么?”

 

“不,”克拉克摇摇头,笑意从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溢出来,“我的意思是,阿尔弗雷德也是个不错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苦笑道,“我的确迫切希望见到韦恩家的下一代,可要我照顾和自己同名的小家伙,还真是……”他没把话说完就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了报纸的某条新闻上,像是某种无声的反对。

 

 

克拉克抿抿嘴,他吃完了自己的培根,意犹未尽地瞥了眼对面盆子里的,“不急着这一时,”布鲁斯读懂了他的心思,就用叉子卷起一块送到年轻人面前,“名字到时候总会有的。”

 

 

大多数时候,布鲁斯·韦恩是对的,在这个问题上他又对了一次,而孤独堡垒的系统却犯了错——他们的孩子是个黑头发蓝眼睛的姑娘。

 

玛莎·肯特-韦恩。

 

END

大概还会有篇神奇管家在哪里(咦

 

评论 ( 9 )
热度 ( 2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