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S】A curious night with Mr.Finger

√ DCEU世界观,但与BvS剧情有较大出入

√ 感谢甜甜 @Laceration 提供的文名、非常妙的头条新闻标题以及最后那段可爱的对话w

 

A curious night with Mr.Finger/与菲因格先生(?)共度的奇幻夜(喂

 

克拉克接过那记有力的拳头时,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

 

哥谭的蝙蝠义警、暗夜骑士,且不论他是否担得起这些称号,至少他能把普通人一拳打趴下。

 

但克拉克不是普通人。

 

布鲁斯很是熟悉骨头断裂的动静,那与肌肉拉伤或者皮肤绽开的沉闷不同,带着干脆利落的声响,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就跟此刻袭上手指的钝痛似的,鲜明而尖锐。

 

相当荒唐的认知油然而生。

 

他,训练有素又身经百战的蝙蝠侠,不过被人接下了一击就折了手指——可能折的还不止一根——仿佛刚才那下打中了坚硬的钢铁而不是柔软的掌心。

 

“超人……?”

 

布鲁斯问,透过变声器的声音比平时更为嘶哑。他的手指最近很好,没有在从事“副业”时受过任何伤,理应不会为了普通的一击而晚节不保,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接下这拳的人必有猫腻。

 

 

气氛陡然有些尴尬。

 

克拉克没料到会在这儿被识破秘密身份,还不甚走运地遇上了蝙蝠。

 

是的,他确实(又一次)不听搭档的“警告”偷偷来了哥谭,但这次克拉克并非为了救下不了树的猫,也不是来“插手”蝙蝠的夜巡:他不过碰巧跟着一伙据点在大都会的罪犯走私批货物来了哥谭——记者先生需要报道用的一手资料,没经过主编同志同意就擅自潜伏了进去。

 

“额……”克拉克揉了揉鼻子——蝙蝠藏在面罩下的眉毛抬了起来:超人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时就会下意识去揉鼻子,“我想您搞错了,我只是个记者,”黑暗骑士锐利的目光像探照灯似的,让所有秘密都无所遁形,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否认,“您要看我的工作证么先生?”

 

 

克拉克·肯特的工作证一早就给布鲁斯·韦恩看过了,就在莱克斯·卢瑟牵头的某次冷餐会上。

 

剑拔弩张不怎么愉快的初遇。

 

那晚克拉克就隐约猜出面前那个哥谭人玩世不恭的皮囊下藏着什么。再之后他以超人的身份“偶遇”蝙蝠之后,一切就都浮出了水面,但他将布鲁斯·韦恩即蝙蝠侠的秘密好好地放置了起来,出于对他人隐私的尊重。

 

表面上的说辞是这样的。

 

实际上,掌握了蝙蝠的秘密身份而对方对自己的却不知情一事令克拉克有种近乎于小孩子般幼稚的优越感。

 

可惜这份优越感在今晚要和他说再见了。

 

 

“你之前交给我保管的氪石,现在我就带着。”布鲁斯转了转手腕——还好他的腕骨没有一起折了,“你知道我不会只嘴上说说而已。”

 

言外之意很是明确,克拉克若继续否认,蝙蝠不介意用氪石来戳穿这个谎言。

 

 

克拉克在火药味儿弥漫的旧仓库里叹了口气,“好吧,B,”他摘下在刚才的火拼中碎了一半镜片的眼镜,“可我真的只是为了搜集素材才来的,不是……”

 

布鲁斯习惯性地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不想却牵动了受伤的手指,他来不及将闷圌哼咽下去就被变声器灵敏的声音感应给出卖了。

 

“抱歉。”克拉克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搭上对方的手腕。

蝙蝠制服的触感相当柔韧,相必也极具延展性,然而在钢铁之躯面前还是未能全身而退,“我弄伤你了。”年轻人敛下的长睫毛轻圌颤,他盯着布鲁斯的右手看了会儿——出乎意料的是布鲁斯竟然没有甩开他。

 

“食指和中指的第二指关节骨骨折,”曾经困扰克拉克许久才能控制自如的透视能力这会儿派上了用场,“要我送你去医院么还是……”他忽然没了声音,剩下的那半句“还是找你的私人医生”硬生生被堵了回去。

 

布鲁斯正在用“蝙蝠式”的目光审视他,克拉克不疑有他地抬起眼睛迎上去,掺着点儿绿意的蓝眼睛里浮动着些许不解,“怎么了?”他小声问道,生怕是不是自己不经意之间还打到了对方的脑袋。

 

克拉克,或者说超人,每到他没什么底气或者心虚的时候那双眼睛就会荡起水光盈盈的涟漪,其他时候则是一汪深得忘不到底的池水。

 

“我得替布鲁斯·韦恩找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他手上为什么缠了绷带,肯特记者。”蝙蝠没有搭理克拉克的疑惑,“作为肇事者,我想你有义务和责任提供协助。”

 

年轻人郑重地点点头,乱糟糟的卷发随这个动作调皮地轻跃。

 

 

半个小时后克拉克就后悔了。

 

布鲁斯把他带到了家高档的酒店,他们刚踏进大堂就有人认出了大名鼎鼎的韦恩先生。

 

“布鲁斯,”克拉克窘迫地别过脑袋低声质问,没了眼镜的伪装他多少有些不适应——料想也不会有人察觉出他就是超人,但行事总该谨慎些,“我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心思缜密如布鲁斯,做出如此引人瞩目举止必定是有圌意为之。

 

“安静点小子,”年长的男人嘴角勾起所有似无的弧度,左臂贴上克拉克的后腰,手顺势扣上腰侧,“你只要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克拉克能在水面之下呆上很久,久到会让人怀疑他是否早已溺水而亡。

 

为了避免招致这般误解,年轻人蹿出了水面,装作汲取到足够氧气的模样又潜入水里,驱使着柔韧的躯体朝泳池边游去。

 

布鲁斯披着宽松的浴袍斜靠在一边的躺椅上,没受伤的左手端着酒杯,他眯起眼睛,细细注视着水面下隐约可见的灵动身影。

 

像条人鱼。

 

不是童话书里的那种,而是布鲁斯亲眼在大海里见过的、强壮有力,甚至长着尖牙齿的战斗种族。

 

“哗啦”一声,克拉克湿漉漉的脑袋冲出了水面,水花飞散开来,他只手攀住泳池边的金属栏杆,露出小半个身子,没有上岸。

 

 

布鲁斯放下酒杯起身向克拉克走过去。

 

更衣室里用纱布紧急固定的右手在松垮的浴袍下藏得恰到好处。

 

他在泳池边止住脚步,曲起单膝跪坐到磨砂大理石材质铺成的地面上。

 

克拉克抬起眼睛看了看,水珠时不时从睫毛的末梢还有发梢那儿滑下,顺着他沾满水汽的肌肤再次回到池子里。

 

这会儿又像只淋了雨的可怜小狗了。

 

布鲁斯轻咋了声,探手撩起对方粘在额头上的一簇头发,克拉克就有了与超人近似的模样。

 

“怎么了?”年轻人嘀咕了声,他猜到了些布鲁斯的计划,可这人迟迟不采取任何行动令他不禁生出了几分疑惑。

 

他们四目相对……不,他们僵持了好一会儿。

 

 

克拉克的眉头稍稍蹙了起来,他躲了躲贴在自己额角的指尖,轻声问道:“你的目的达成了么?”

 

那个男人没有收回手,反而手腕一转抵上了克拉克的下巴尖儿,“就快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都没怎么动。

 

年轻人只看到布鲁斯边缘泛着蓝色光弧的可可色眼睛离他愈来愈近,直到焦距过近而散了光。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停滞了。

 

蝙蝠尖利的牙齿一寸寸磨蹭起被水滴沾湿的唇圌瓣,让它们逐渐染上了鼻息里的烟草味儿,他吸圌吮圌着所能触及到的柔软和温热;克拉克瞪大了无辜的蓝眼睛,微张的嘴被舌圌尖趁机钻了空子,连抓着金属栏的手也松了开来。

 

 

布鲁斯半推半压拖着克拉克再一次落入水里。

 

水压和布鲁斯身上吸饱水的棉质浴袍压着他们下沉了好一段,克拉克在水下眯起眼睛,他分明看到对方嘴角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

 

几秒种后他们一齐探出水面,布鲁斯的右臂搁在克拉克的肩头,受伤的手得以不怎么费力地垂在那儿。

 

“布鲁斯!”克拉克压抑着震惊与惊愕低吼道。

 

年长的男人又凑过去给了年轻人一个潮湿而绵长的亲吻,“别抱怨,这可是你先挑起来的。”

 

 

>>>

 

韦恩总裁与年轻男友鸳鸳戏水导致手骨骨折

 

布鲁斯从管家先生手里的那份报纸头条瞥到了如此不靠谱的头条新闻,他确实是要类似的效果,可稍微过了些。

 

昨晚在克拉克拙劣演技的帮衬下,韦恩先生浑身湿透都还来不及擦干就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在酒店门口恭候多时的狗仔们一路猛追,又对接诊医生围追堵截了好一阵才挖到了他们想要的“真相”后美滋滋地回报社交差了。

 

有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甚至刊登了一张极为模糊的照片,照片上两个泳池中的人影亲昵地贴在一起,仔细看看,就像在拥圌吻。

 

 

阿尔弗雷德从报纸上抬起头。

 

布鲁斯清楚对方阅览报纸的习惯,循规蹈矩,从头版开始,一页页往后翻,不感兴趣的跳过,而现在阿尔弗雷德翻到后面的版面,那就意味着管家先生看过第一版了。

 

他看看布鲁斯,用手指了指那行加粗全大写的标题。

 

“……逢场作戏。”韦恩先生摸索着矮桌上倒置的酒杯。

 

“我年纪大了,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失望。”阿尔弗雷德沉默地放下报纸。

 

“……我今晚就请他吃饭。”布鲁斯觉得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杯伏特加。

 

“您还是该再等等,”管家先生又平静地拿起报纸,“我并不太想看到您被那位先生喂食的新闻又上了明天的头条。”

 

 

END

 

简单粗暴的彩蛋车,或许之后我会把这个梗详细写出来↓

 

老爷用从骨折中恢复的手指把酥皮【】得哭唧唧的

 

 

评论 ( 19 )
热度 ( 2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