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S】当肯特记者的情敌是何种体验?

※赶上了520末班车!给甜甜  @Laceration 的表白w顺便给我们即将尬聊200天按爪留念

※ DCEU世界观

※ 复健文,临文涕零不知所言,请原谅我!(ntm


当肯特记者的情敌是何种体验?


哥谭孤僻的独行侠,最近似乎有了个专职写手。


如同将福尔摩斯侦破的案件记录成文字的华生医生一样,一度被认为殉职于去年秋天、又奇迹生还的肯特记者,一改其最初对蝙蝠主观的负面印象,客观又仿佛身临其境地撰写起了关于黑暗骑士的通告。


不算频繁。


倒不是因为肯特记者没有用来发挥的素材,实际上他几乎每晚都会跟着蝙蝠夜巡。


神奇的是,向来领地意识极强的义警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这有时候算得上是“麻烦”——比方说某些时候记者先生被哥谭城里形形色色的反派当作人质——的贴身追踪采访。


确切来说也谈不上是采访。


采访是双向的、通过语言交流产生思想火花碰撞的,而肯特记者只是一声不吭地跟着黑色披风尾的所经之处,从来没主动和那人搭过话,包括被当成用来压制蝙蝠的人质时。


佩利扔下了手里即将发售的日报样刊。


作为与哥谭城隔海相望城市的报社,时事版面被前者的风云人物占去总有些说不出的不快与郁卒,可在销量与数字至上的年代,这微妙而渺小的职业尊严也很快跟纸屑似的被扫进了垃圾桶里。


谁让哥谭的报社没本事挖不到蝙蝠的一手新闻呢?


他记得自己说过没人在意克拉克·肯特对上蝙蝠侠,主编先生至今也不认为这个定论是错的,但若是将其替换为克拉克·肯特与蝙蝠侠成为最佳拍档?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对闪电来说,读完十来公分厚的专业书也就是眨眨眼的工夫,而他难得饶有兴致地以普通人的速

度浏览起最新那期《星球日报》。


援引当事人的原话,这么做不过为了好好享受肯特记者一个月才一两次的蝙蝠侠“专栏”,就跟面对美食时他也不会动用一丝神速力同样的道理。


——好东西值得用时间来交换。


蝙蝠侠向我道了晚安,就头也不回,裹着黑色制服的背影逐渐融入了哥谭的夜幕里,完美隐藏起了自己的气息,但下一次,当蝙蝠灯投射在这片漆黑天空时,想必又能隐约听见蝙蝠车引擎的轰鸣吧。

 

巴里·艾伦头一次读到《星球日报》是在瞭望塔执勤的时候,在此之前年轻人毫不怀疑《中城日报》才是美国最优秀的刊物。

 

那份报纸不知是谁带来的,就随手扔在了休息室里,而巴里当时正偷偷摸摸搜罗早先(在蝙蝠眼皮底下)藏起来的零食,它就这么出现了,紧接着糅着些冒险小说精髓的新闻报道就一字一句地勾去了他的魂。

 

艾伦先生是被都市传说般的蝙蝠招揽进队伍的,比起正义联盟大部分的人来说,他至少清楚地知晓后者黑漆漆的面罩下藏着的面孔属于谁,但除此之外,顾问先生依旧神秘得像个都市传说,而都市传说就得有人用文字之类的载体记录并且扩散。


 

肯特记者的稿子就这么恰到好处地映入了巴里的眼睛,如同命运般的邂逅。

 

这之后没多久,除了蝙蝠与超人之外的正义联盟成员都欣然接受了闪电对《星球日报》不定期更新的蝙蝠侠专栏的推荐——好奇心能害死猫,可知难而上的人还是前赴后继。

 

当然这事儿他们从不会在当事人面前提起,以闪电为首的“读报小组”自认为蝙蝠对此并不知情。

 

超人是唯一一个不买账的。

 

“说起来,”闪电转过脑袋望向坐在主操作台前进行数据库备份的超人,“你认识克拉克·肯特么?”

 

氪星人的指尖在触摸板上有一瞬间的停滞,“怎么了?”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迂回地反向打探起来。

 

“不,没什么,”巴里又把头别了回去,“我只是想着也许你认识他。”他漫不经心地继续写起了防火墙程序。

 

超人来自大都会,克拉克·肯特也是,再算上超人与露易丝·莱恩的交情,而露易丝又与肯特记者是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这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让闪电潜意识里觉得自己的“同事”应该间接认识克拉克·肯特,至少是听说过这个名字。

 

主圌席先生抿起嘴思索了会儿,“我也许从莱恩小姐那儿听过这个名字。”

 

“我就知道。”巴里语气欢快起来,“嘿伙计,我得说这个叫克拉克·肯特的家伙太厉害了!”他滔滔不绝地说起肯特记者的蝙蝠侠专栏,“不光是勾人心弦的文字功底,”年轻人谈到兴头上干脆整个身体都转了过来,可惜超人依旧背对着他,目光专注于面前的触控板上,这没有削减闪电的兴致勃勃,“我从来没想过蝙蝠能这么轻易地接受一个拍档。”

 

超人微微蹙起了眉头,“此话怎讲?”

 

“你大概忘了上次我们赶去哥谭,”闪电略微沮丧地回忆起来,那天冷得要命,他还鲜明地记着牙齿打颤的寒冷,“顾问先生可是板着脸请我们滚出去了。”

 

他当然没忘记。

 

“不,”超人垂下了些脑袋,再抬手抵住额头,“我的意思是,你从哪儿看出来蝙蝠把那个记者当成拍档了。”

 

“这还不明显么?”巴里瞪大了眼睛,“肯特先生没被赶走,而且蝙蝠还会主动和他道晚安。”

 

备份数据的进度条快要到头了,超人低头盯着屏幕上怎么也不肯跳到100%的百分比数字莫名烦躁起来,“这说明不了什么。”他斩钉截铁地否定了闪电的判断——这很少见,平时的超人总是温和的,即使是争论什么也不会如此主观臆断,“说不定是那个记者玩了花招,虚构出了些令你误判的细节。”

 

>>>

 

有些念头就像生命力顽强的植物种子,一旦埋下了,甚至都不需要什么水分就能生根发芽,根须一圈圈紧紧缠上日益膨胀的疑心。

 

蝙蝠敏锐地察觉到超人最近对他冷淡了不少。

 

用通俗易懂的类比来描述的话,超人原本是黏人的大型犬,有些时候都能看到一对隐形的、柔软的长耳朵在他的脑袋两侧晃动,而现在,不知何时这人就成了不愿意搭理人的猫咪,只懒洋洋地趴在那儿,轻轻地咪咪叫几声来招惹你,可一旦等你伸手想要揽进怀里的时候,他就会用爪子狠狠抓过来,然后甩着尾巴逃开,蹿得无影无踪。

 

决定性的转换点到底所为何物,蝙蝠罕见地毫无头绪,他引以为傲的记忆里可以保证这段时间里并未有过惹氪星人不悦的言行举止,而且说起来最近因为排班以及其他各种不可抗力他们甚至都没怎么见过。

 

等等。

 

布鲁斯从控制台前站起身,他们需要谈谈。

 

为此,哈尔莫名其妙被调了班。

 

他原本应该第二天和超人在瞭望塔搭班执勤,然而这天晚上蝙蝠透过通讯器不容置疑地传达了这个通知,毫无协商余地。

 

“另外,要是之后超人问起来,”蝙蝠在挂断前不紧不慢地加了句,“告诉他是因为你的安排才提出了换班要求。”

 

——不是我强行调换的。

 

后半句话顾问先生并未明确说出来,但绿灯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

 

超人看见蝙蝠的那刻,蓝色的眼睛里划过一刹那的惊讶。

 

他百分之百确定今天轮到自己和绿灯执勤,而不是黑漆漆的老蝙蝠。

 

布鲁斯伏在工作台前,他暂时停下了手里的作业,没有回头,“不用怀疑你的记忆力,超人,”蝙蝠就这么背对着也能笃定对方就眼下的现状有所疑惑,“绿灯和我换了班。”

 

氪星人点点头,又随即想起蝙蝠并看不到才又含糊地应了声当作回答。

 

他轻巧地浮到离地面十来公分的空中,侧身飘向与工作台相对的透明防护罩前,透过类似于玻璃的有机物望出去,外边的天空像是块点缀着细碎亮片的黑布,没有尽头般地延伸着。

 

“说起来,B,”超人清了清嗓子,试图引起另外一个男人的注意,“我能问问你对克拉克·肯特的看法么?”

 

蝙蝠这时候正在给通讯频道升级新的加密程序,他像是没听到这个问题似地输入指令,直到按下一个回车键后才有了反应,“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名字。”

 

“我来这儿前读到了他新写的新闻,”超人回头瞥了眼蝙蝠的背影,“所以昨晚你和他在一起?”

 

“准确来说,是他自说自话跟过来的。”

 

超人眨了眨眼睛,“可你用直升机送他回了家。”

 

“他错过了回大都会的末班车。”

 

那些箍着疑心的树根似乎慢慢松了开来,“一开始你就该赶走他,B,”超人转过身,他落到地面上,一步步朝工作台走去,“闪电告诉我他以为你和克拉克·肯特成了拍档。”

 

“让我猜猜,”蝙蝠依旧用虚拟键盘写着那密密麻麻的加密公式,不过显然一心二用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困扰,“这就是你最近疏远我的原因?”

 

氪星人哼哼了声。

 

他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在蝙蝠就坐的转椅旁黑发青年停了下来。

 

顾问先生键入最后一个回车,程序在模拟器里运行起来,他伸手撩过超人垂在身后的红色天鹅绒斗篷,掌心贴上这人腰圌际与圆圌润臀线间的腰窝,“我无法阻止他,不过要是你执意如此,下次我会赶他走。”

 

手感恰到好处,仿佛这地方生来就是专门供他抚圌摸似的。

 

“我没有拍档也并不需要,超人,”蝙蝠轻声道,“但布鲁斯·韦恩或许需要一个人伴他左右。”

 

END

是的,这篇文的本质是个吃自己醋然后花式秀恩爱的故事(咦?

以及,应该会有个《当超人的情敌是何种体验?》的后续【。

评论 ( 16 )
热度 ( 4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