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mander】三次Graves被Theseus撞见在亲Newt,一次他没有

√一个很套路的狗血剧

√Theseus·拒绝嫁女儿(???)·Scamander

√并没有骨科!在Gramander only的世界里没人能ntr得了部长w

三次Graves被Theseus撞见在亲Newt,一次他没有

 

Newt的嘴唇就与他给人的感觉一般,柔软、温暖,混有淡淡的羞涩以及香甜。

 

Graves顺着年轻人的鼻息嗅到了初夏的青草,活力充满生气,同时又兼具春季尾巴的柔和。他情不自禁张开嘴,想要轻咬住送到嘴边的唇圌瓣,Newt窘迫地嘟囔了声躲了躲,避开了似乎是不舍得又凑了些回去,傲罗轻笑了声贴过去,坏心眼地用舌圌尖舔湿那...

呜哇T^T好可爱啊!!!

这样子的纽特部长给我来一打好嘛QAQ

谢谢壳壳!给你一堆心心么么么=3=

搭车壳:

非常感谢 @nichoLee 妮扣扣写了我点的梗 超级喜欢!!!!【捂脸尖叫

原文是 Englishman in New York,试着画了下最后一段,不好吃都是因为画的不好【反复跳楼

嗨呀真的好开心啊!!!妮扣扣写的好棒好喜欢aaaaaahhh!!!!!!!!!!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嚎了【【用力朝妮扣扣笔芯❤❤❤❤ 

【Graves/Newt】Englishman in New York

梗来自于壳壳  @搭车壳 ,感谢这么可爱的梗嗷呜【趴下

√神奇动物学家Graves/部长Newt(是的你没有看错

√安定的OOC、BUG以及不科学

 

Englishman in New York/英国人在纽约

 

“Scamander先生?”Tina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分明在推开部长办公室门那刻听见上司软软的轻笑。

 

仁慈的路易斯啊,这可爱极了。

 

Newt赶着Tina踏进来之前的那一瞬间完成了把嗅嗅塞进右手边堆满金币的抽屉里、关上再用魔咒锁好这一连串的动作,“是的,”他的嘴角还挂着没来得及收敛的...

【骨科+Gramander】冥冥(希腊神话AU)

√ 希腊神话AU,私设如山,世界观共用之前我的一篇GGPG

√ 骨科背景下的Gramander

√ 冥王Hades、死神Thanatos以及睡神Hypnos只是代号,这一任分别为Graves、Theseus与Newt

 

Summary:Theseus的傲慢让他遗失了Hades赐予的三样死亡圣器(*1),冥王前所未有地愤怒,为了平息这份能燃烧冥府的怒火,Newt决定去替兄长求情……

 

冥冥

 

"Hades,"Newt踏进宫殿的脚步有些凌乱,"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他在石阶前停...

【Graves/Newt】什么!你不是Omega?

※A!Graves/总被误认为Omega的Beta!Newt

 

他们陷在松软得过头的床垫里。

 

“Newt,”Graves轻啮起青年发烫的耳廓,这道低语带着不知名的电荷,瞬间撩起Newt颈侧的战栗,“你准备好了么?”

 

 

凌冽的寒风夹杂着冰雹搭在卧室的落地窗玻璃上,丝毫没能打断屋内与炉火一并烧得正旺的绵绵情意。

 

Newt点点头,“当然。”他的脸颊和鼻翼泛出成熟苹果那般的色泽。

 

“明天我们就能准备婴儿房了,还有孩子的名字,”Graves突然来了兴致,他急促而小声地在Newt耳边念叨起来——Percival...

【Jerry/Newt+Gramander】Your Evil Twins(吸血鬼半AU)

阅读前注意事项:

√吸血鬼半AU,私设如山请注意

√部长还是原来的设定只是多了Vampire属性,Newt和Jerry与原作一致

√Gramander背景下的Jerry/Newt拉郎!有迷X倾向_(:зゝ∠)_

以上都OK的小伙伴们来刷卡上车吧w

 

《Your Evil Twins》

这个年轻的、才四百来岁的吸血鬼摊上了大事儿。

 

 

※ 点此刷卡上车 ※

 

 

Jerry是头一次知道年长的血族能操纵他去做些不情愿的事。

 

"你不会记得我和Newt,以及箱子里发生的事...

【Graves/Newt】Stolen Dance/偷心之舞

食用BGM:Milky Chance—Stolen Dance—

副标题:谈恋爱不如跳舞

《Stolen Dance/偷心之舞》 

Newt低头看了眼脚上抛光得铮亮的尖头皮鞋,突然不可遏止地怀念起原来那双印满褶皱痕迹的浅驼色旧皮鞋。


“不合脚?”Graves顺着年轻人的目光看去,尽头是他替Newt办置的皮鞋,MACUSA新年舞会需要Percival Graves开舞,而Mr.Graves的舞伴毫无疑问,是他结识了一年多的情人。


英国人摇摇头,发梢调皮地跟着晃了几下,“不是鞋子的问题,”他抬起头,魔法让宅子明亮得如白昼,也让Newt绿色的眸子映...

【Graves/Newt】The Garden of Everything/万物肇始

√依旧是指甲刀

√推荐食用BGM:The Garden of Everything【墙裂推荐


《The Garden of Everything/万物肇始》 


Newt有种成了未亡人的错觉。


他把五个玻璃瓶塞进外套口袋里,Graves没能留下任何形式的遗书或是遗愿,Picquery独自看完了他们唯一能找到的这些玻璃瓶里的记忆,决定将其交给这个拎着一箱子动物闯进纽约的英国人,“你们间的记忆不会从我这儿泄露出分毫,为此我可以与你立下牢不可破咒。”


“我想见Grindelwald,”Newt相信Seraphina Picquery...

【Graves/Newt】全民赌局(12.24一发完)

√接臀臀的《杰出贡献》

√关于Graves家(未到货的)第七个崽子搞出的种种闹剧

 

全民赌局

 

清汤寡水的肉汤

 

Tina回到傲罗指挥部的时候,好几个同事凑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她以为出了什么紧急事件就走过去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

 

什么日子?

女傲罗蹙起眉头使劲想了会儿,圣诞节?还是新年?可这又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说的。

 

“是啊,我看Mr.Graves差不多又得请假去陪他丈夫了,你们懂的。”

 

闻言,傲罗指挥部第二把手的男巫长叹了一口气,要是Graves...

【Theseus/Newt+微Gramander】再教育(骨科车慎入)

√作为之前骨科那把指甲刀《Will We Die A Little》的补偿就撸了篇腻歪的车【哥哥:那你干嘛还要提Percival???

√Newt有些……额,比较浪,感觉我在【】哭他和宠他的纠结中走偏了_(:зゝ∠)_介意者勿入

√祝各位小天使圣诞快乐!

《再教育》

1926年12月上旬的某个夜晚,Newt拎着用麻绳捆紧的手提箱最后一个下了皇家星辰号汽轮,他裹紧自就读于霍格沃茨那会儿用到现在的赫奇帕奇围巾,仍然抵御不了从衣领缝隙中钻进去的丝丝寒风。

 

Theseus见到他兄弟时,年纪小的那个Scamander瑟缩得像只小动物,至于具体是哪种动物,他没有Newt那么丰富的...

【Graves/Newt】Smells Like Teen Spirit

√28岁Graves/17岁Newt

√私设如山,部长一直是原装的没有被GG顶包

√一个关于孽缘的故事,给自己的生日贺文w


《Smells Like Teen Spirit/少年心气》

“好了小子,安分点。”Graves截下了企图幻影移形的年轻人,在对方张嘴想要解释前缴了他的魔杖。


Newt不知所措地看了眼死死拽着自己手臂的陌生人:酒吧昏暗的照明吞噬了这人一半脸,只留下另一侧脸任人窥探。


Graves的眉角藏有比同龄人更多的风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看起来苍老,正相反,他深色的眼睛里泛着少年心气,在暗处也微弱地发着唯有同类人才能瞧见的光泽...

【Graves/Newt】Family War/家族战争

《Your Name/你的名字》后续

独立阅读亦可w只要记得哥哥是个不坦率的弟控就行了【喂

 

Family War/家族战争

 

亲爱的哥哥,

 

纽特眯起眼睛斟酌了会儿还是抹去了这个讨好意味浓重的称呼。

 

忒修斯,

 

请勿担心,我一切安好,待整理完书稿我便会速速回家。

纽约要比想象中有趣得多

 

爱你的,

纽特

 

斯卡曼德家的长子读完这封短信时不满又怀疑地哼了声。

 

有趣?怕是纽约的人有趣吧。

 

家养小精灵诚惶诚恐地仰望着脸色有些不对劲的主人,尖细...

【Graves/Newt】《执子之手》—01—

—01—

“一定有办法的,”纽特难得忧虑重重,连醉人的蓝绿色眼睛也蒙上了层阴霾,虽然他的人生格言是不去担忧:若担惊受怕到最后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就得遭罪两次了,“请您仔细想想。”

 

格雷夫斯只能暂时安抚这个被门钥匙强行带来自家老宅的年轻人,拜格林德沃所赐他都没正式见过纽特,“我会问问我的族人该如何撤销……”他蹙起眉头斟酌了下不会让对方更为不安的用词,“我们之间的关系。”

 

生日那天晚上帕西瓦尔·格雷夫斯都会回家族的老宅,今天恰好是他满不惑之年的日子。

他理应与以往来这儿时一样,先清理一年不曾有人到访的老宅子,再去陈列厅见见自己祖先们的画像...

【Genewt/Gramander】A cold Heart/冷酷之心 <上>

※Genewt单纯走肾不过心而Gramander心意相通(或者可以说他们两个受害者互相舔伤口)

※ABO设定→老魔王是Beta,真部长是Alpha,纽特是Omega

以上,雷者勿入!【真正的混乱邪恶是不畏惧一上来就剧透光的(喂!


《A cold Heart/冷酷之心》

—上—

狭窄又潮湿的船舱绝对不是理想的旅伴,好在纽特.斯卡曼德是个巫师。

他能挥一挥魔杖就把必须得猫着背才能进出和走动的舱位变成宽敞干燥、适宜居住的一居室,在麻瓜眼里却依然还是一间阴暗又令人没精打采的破房子。


离开纽约的第一个晚上,纽特感到了不对劲:睡梦中总是有一股冷冰冰雪松的气味,

【Graves/Newt】Worrying means you suffer twice—02—

前文→http://nicho-lee.lofter.com/post/1cb2fe71_d49fc1b

相信我,部长和纽特还没能再见我比谁都捉急!

—02—

格雷夫斯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望见莉莉丝蹲坐在整齐摞到一起的书堆后,卷得极小的羊皮纸用金丝线栓在脚脖子上,她低声叫唤了记试图引起主人的注意。

 

“好姑娘,”他走到桌边探出手,让猫头鹰跳上来蹭了几下,像在撒娇又像是讨要打赏,“抱歉我得赶去处理件急事,天台那儿有吃的,乖乖等我回来。”莉莉丝大约是累了,也没闹什么情绪,扑腾起翅膀飞了出去。

 

男人低头快速读了遍回信,就对折好塞进长风衣的外插袋里。

与此同时安全...

【Graves/Newt】Worrying means you suffer twice—01—

√借用纽特的座右铭当了标题

√二刷全程我内心桀桀桀地笑

—01—

纽特提着箱子站在码头边,回伦敦的船就快开了。

 

“替我向忒修斯问好。”格雷夫斯站在离他一臂开外之处,巧妙地保持了人际交往间最舒适的距离,也不显得过于疏离,“告诉他我很抱歉。”

 

英国人点点头,“可您没什么好道歉的,格雷夫斯先生。”

“格林德沃弄伤了你,”格雷夫斯抿抿嘴,长时间囚圌禁下倦意未消的眼睛打量了会儿纽特,但他的洞察力一如既往敏锐,“这就足够我亲自登门去道歉了,只是亟待善后的事情不允许我现在离开。”

 

青年早就从兄长那儿听说过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的为人,那...

【Graves/Newt】献祭/Sacrifice(ABO设定) —03—

被LOF贴条了重发_(:з」∠)_要是不介意请点了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各位麻烦再来一次?

前文: —01— —02—

这辆车的发动机遗失在了我的人生道路上

—03—

“它在哪儿?” 格雷夫斯不太温柔地扶着纽特歪到自己肩上的脑袋摇晃起来,试图让迷糊的Omega清醒点,对付一个软乎乎的Omega太艰难了,“你的抑制剂,在箱子里的哪儿?”


纽特摆摆沉重的头颅不满地哼哼了声,又抵着Alpha的肩头抬起头,似乎是恢复了一丝清明,他挣扎着想从椅子上站起来;格雷夫斯,若有隐形兽预测大概率事件的本事,便绝对不会放开面前那个人,只可惜他没有,然后纽特歪歪扭扭地...

【Graves/Newt】Your Name/你的名字

一辆自行车_(:зゝ∠)_和臀臀一起脑的梗XD【与岛国那部纯爱动画电影无关(x


 《Your Name/你的名字》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盯着手里的老照片。

他是在纽特凌而不乱的工作台一角找见的,它就这么突兀地从手账本里斜出一道边,格雷夫斯一瞥就望见了。

木屋子里没瞧见纽特的身影,想来又在外面和那些小动物们折腾了,格雷夫斯干脆地翻过手里的照片,心里有一丝罪恶感涌上来,但他把它压了下去:他会告诉纽特自己看了这张照片,虽然是事后报告。


一如既往,直到永恒。

忒修斯


格雷夫斯见过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除了背面的落款不同,忒修斯手里的...

【Graves/Newt】献祭/Sacrifice(ABO设定) —02—

√和基友脑了大半天脑洞发现要写的梗上中下塞不下就改为连载了

√统一回答下,至今出现的部长都是老魔王馅儿的,但最后的配对是原装部长和纽特

—02—


纽特狠狠盯着被推到面前的药瓶,好像这样就能让这个棕色玻璃瓶碎成粉末。

“抱歉,我的失误,”格雷夫斯似乎才想起坐在桌前一动不动的年轻人被手铐困在了原地,他拿起药瓶凑到纽特嘴边,“喝了它,斯卡曼德先生。”


青年抬起头,浅色的眼底写满了抗拒以及一丝担忧。

“我不介意捏开你的嘴灌下去,”格雷夫斯语气平稳淡然地说着威胁的话语,“既然你坚持自己并未非法使用药物,那又为何迟疑。”


纽特苍白的下唇瓣极为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