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01—

√ ABO世界观,故事发生在《得不偿失》一文的十二年后,单独阅读也不影响理解 

√ 安定的OOC、BUG与原作粉碎机,Mpreg提及请注意避雷

√ 送给想看老萨敲拐…不是,敲手杖的啃同学w

 

Summary:Jack Sparrow当年生下孩子后便从Armando Salazar身边逃走了,可命运却让他们的女儿找上了他……

 

后文: —02— 

 

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01—

“你绑了个小姑娘到船上来?”Gibbs是集体石化的船员里第一个回过神的人,他仍然一脸震惊,但至少找回了本就不怎么利索的语言能力,“最开始说不搞奴圌隶买卖的可是你!”

 

Jack烦躁地甩甩袖子,像是在驱赶什么看不见的虫子,“先生们,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他少见的慌乱,背着手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等晚上我们就把她从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

 

他没有“绑圌架”谁,是对方硬要跟过来的!

 

“我不回去!”被带上船的小家伙蛮横地冲Jack喊了声,“我改主意了,你不光得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还得帮我找到那只麻雀!”

 

上帝啊,这是造了什么孽。

 


差不多半小时前,Jack Sparrow逃窜于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他和他的船员这次总算干了票大的,可惜在分头撤退的途中不幸地绕进了这里。

 

真他圌妈圌的流年不利。

 

好在罗盘就揣在口袋里,眼下他满门心思就想回到黑珍珠上,Jack拉着黑绳扯出了罗盘,只要遵循指针指出的方向就一定可以……

 


嘭!

 

有什么东西猛地撞上了他的后腰。

 

Jack低声咒骂了句,同时敏捷地跳开,迅速与撞上来的不知名物体拉开了一米多的距离。

 


“你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么?”但当他瞥见罪魁祸首时整个人有些懵,一个小女孩,除此之外,巷子里空荡荡的,谁都没有。


“不是,”只比他腰高上几公分的小姑娘摇摇头,深色的卷发随之调皮地摇晃着,“你真好闻,先生。”她眨了眨可可色的眼睛,“所以我就跟过来了。”

 

Jack露出种介于理解不能与惊讶之间的表情。

 

好闻?

 

有一阵子没洗澡的海盗肯定与这个形容词八辈子扯不上关系,他难以置信地瞥了眼面前看起来大概才十来岁的小姑娘:如果她是个开始分化过程的Alpha,那倒说得通。

 

可时间不允许他继续逗留在这儿挖掘答案了——巡逻兵追赶的脚步声离得愈来愈近——他得尽快赶到港口,船员在黑珍珠上等着他,他们带着抢到的珠宝(希望这次别再是假货了)逃之夭夭,这才是原来的计划内容。

 

“小小姐,”Jack摘下船长帽置于胸前朝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孩子绅士地鞠了躬,“很高兴见到你,要是你再大那么十岁说不定我就带着你一起跑了,”他开玩笑地胡扯了句,“后会有期。”


Alejandra一把揪住准备撒腿跑路的男人的外套下摆,毫无戒备的海盗险些脚底一滑,脸朝下摔到地上。

 

Jack低声惊呼,脚步踉跄了几个来回,才勉强免于蹭一脑袋泥的可悲命运,“小东西!”他轻拍了下对方的脑袋,“你妈妈没教过你别随便拉人衣服么?”

 

“我没有妈妈,”Alejandra一点儿都没感到抱歉,看似细弱的手指死死攥着Jack的衣服,“爹地说是只麻雀把送我到了家门口,我想让那只麻雀再送个妈妈给爹地。”

 

哦,这些当爹的,Jack蹙起眉头无奈地晃晃脑袋,总是这么欺骗他们可爱的女儿,就不怕搞得她们从小就对男人不信任么?

 

他突然对眼前的小女孩生起莫名的同情——要是她已经觉醒了属性,也该有权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世上的原因了,不然……

 

等等。

 

麻雀?

 

Jack的头抗拒地摇得像个拨浪鼓。

 

“先生你怎么了?”Alejandra不明真相,只发觉这个闻起来很好闻的陌生人唰的一下僵住了,她用伞尖戳戳他,“你是站着睡着了?”

 

Omega可可色的眼睛僵硬地转了转,他再次看了眼Alejandra,心底爆发出一阵无声的尖叫。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没,没什么,亲爱的。”Jack撑起一个艰难的微笑,“我真的得走了。”

 

“站住。”疑似是Alpha的女孩儿本就略显英气的五官突然锋利了起来,她捏紧手里的长柄伞,狠狠地用伞尖敲击了下地面,沉闷的撞击声像是种威胁,“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那么好闻,我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

 

Jack可以断定遇上了极为稀少的女性Alpha,他甚至都能嗅到处于分化初期尚未成型的信息素气味儿,“哦,亲爱的,”本能催促着Omega快些逃跑,“我当然很乐意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他僵硬地咧嘴笑了笑,“可你看,我得去赶艘船,时不我待。”

 

Alejandra眯起眼睛,“那么正好,”她瞬间又变回了得体的淑女,只手提起黑色的裙摆,踏着优雅的步子迈向Jack,“我跟你一起去,我还没出过海呢。”

 

Sparrow船长杏仁似的眼睛高频率地眨了几次,“不,”他断然拒绝道,“我还没醉到干这么疯狂的事。”

 

“带,上,我。”Alejandra抿抿嘴,胜券在握的笑容爬上了嘴角,“不然我就马上尖叫,把巡逻兵招来,说你试图拐卖我,你就等着明天天亮之后脑袋和脖子分家吧。”

 


◇ ◇ ◇


Salazar愤怒地敲了好几下手杖,木头地板痛苦地突突作响。

 

府邸上的女仆长几小时前火烧火燎地冲到西班牙皇家海军分支陆上办公室,歇斯底里地告诉他,Alejandra又在去学钢琴的路上从她们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他不得不取消了这天之后所有的行程,带上几个船员满世界地找女儿。

 

结果不甚理想,Armando Salazar错过了场重要的国际海事会议,还没能找回Alejandra——看来这丫头又找到了什么新的藏身之处,不然他们就能在“Alejandra Salazar躲过的地方”这张列表上做过记录的地方逮住她。

 


这已经不是头一次发生了。

 

Alejandra非常完美地继承了Jack Sparrow开溜的技能,小小年纪就出神入化,她总是喜欢在前往钢琴老师那儿的路上逃走,到了晚餐时又若无其事地从大门口钻进来。

 

他也不是没考虑过购置架钢琴,这样就能扼杀女儿出去野的机会了,然而在Alejandra装作无心实则故意地弄坏第三架后,海军先生想通了。

 

Salazar并不是特别担忧她的人身安全,且不说Alejandra滑溜像泥鳅,他从小就让她学习了应付紧急事态的自卫术,那把从不离身的长伞里藏着的短剑也能争取到呼喊救援的时机。

 

她是Salazar家的Alpha,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吓退Beta、Omega,甚至是其他软弱Alpha的Alpha,更别说这城里的所有人都知道Alejandra是Salazar的掌上明珠,料想也没人敢心怀不轨。


然而这天过了晚餐点,Alejandra也没有眨巴着她跟Jack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可色眼珠向Salazar撒娇,并且就在刚才,他派出去搜寻蛛丝马迹的船员之一,带回了令人暴怒的消息。

 

有个码头装卸工人说下午晚些时候,他似乎远远瞧见Alejandra小姐跟着个举止可疑又面生的男人上了艘从没见过的船。

 

那船什么表明身份的旗帜都没悬挂,待他们登船后就立刻驶离了港口。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52 )
热度 ( 10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