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S】神奇毛茸茸在哪里

前篇↓

神奇黑漆漆在哪里/Fantastic Darkness and Where to Find Him

☆ 各种崩坏,看了你就知道╮(╯▽╰)╭

☆ 热烈祝贺酥皮的吸猫体质今天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神奇毛茸茸在哪里/

Fantastic Fluffy and Where to Find It

 

巴里·艾伦举起手里那只猫。

 

猫咪脾气挺好的,没有伸爪子挠人,它掸子似蓬松的尾巴服帖地垂下一晃一晃,蓝眼睛则好奇地盯着巴里看了会儿,又奶声奶气喵喵叫了几下。

 

闪电刚从一场加油站爆圌炸中救下了它,在快速将这只白猫浑身上下打量了一圈后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小家伙除了灰头土脸外毫发无伤——它可能躲在了个好地方,闪电这么说服了自己。

 


“这就是你放走它的理由?”哈尔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加了句,“因为它看起来无害还毛茸茸的?”

 

闪电在会议桌下踩了绿灯一脚,“我可没这么说,绿灯。”

 

“至少在我听来是这样。”


正义联圌召开了场紧急会议,因为闪电放走的那只猫有些不同寻常。

 

钢骨分析完记录爆圌炸全过程的录像时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闪电救下的猫,在事圌故发生前距离引爆点非常近,并且事发那刻它都没怎么远离,几乎是直面接下了所有的冲击,但它毫发无伤,最多掉了几撮猫毛,还都是闪电试图抓它那会儿揪掉的。

 

闪电瞪了眼绿灯,乖乖闭上了嘴。

 

要是正义联盟的主圌席先生在场,他或许还有底气和绿灯再争论上一会儿,可不巧的是超人似乎有点急事得晚来,而眼下坐在会议主座上的蝙蝠沉默得可怕。

 

“我们要把猫找回来,”戴安娜体贴地打散了略微僵硬的气氛,“至少在它普通人发觉异常前收圌容起来。”她看了眼蝙蝠,最终还是忍下了向对方询问猫一般躲藏在哪儿的冲动:神奇女侠是正联里少数对蝙蝠曾经被魔法变成黑猫一事的知情人之一(*)。


顾问先生要是会读心术,这会儿估计嘴巴要抿得瞧不见踪影了,他抬起眼睛又看了眼定格的全息影像。

 

他们要找的是只毛茸茸的布偶猫,它的额头与面颊、三角形的软耳朵和背脊上长了些无伤大雅的深色绒毛,那双像是映出晴朗天空的蓝眼睛有着深邃的吸引力。

 

蝙蝠盯了会儿,眉头微蹙,这双猫眼让他想到了超人。

 


对大都会的人们来说,他们不用效仿隔海相望的哥谭市民那样用蝙蝠灯来召唤义警,情况紧急时只要大声喊一句“超人”就行了。

 

蝙蝠曾经怀疑过这个说法的真实性,直到今天。

 

他甚至都没把超人这个单词说出口,那个氪星人醒目的红披风角就出现在了缓缓打开的合金自动门后——还抱着只猫:就是闪电放跑的、他们正准备地毯式搜索的布偶猫。

 

得来全不费工夫。

 

“抱歉我迟到了,”那只猫就这么趴在超人的肩膀上,懒洋洋的一点也没费力想要抓圌住,为了不让它滑下来,正联的主圌席先生只好时不时地往上推一下,“这个小家伙缠着不让我走。”他在蝙蝠右手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颇为无奈地眨眨眼睛,“我错过了什么?”

 

◇ ◇ ◇

 

正联的顾问先生宣告临时会议结束,并带着主圌席和他半路捡的猫去了蝙蝠洞。

 

“布鲁斯,你打算对一只猫做什么?”克拉克这会儿有点不想把怀里的绒毛球交出去了,他指指面前那个类似于小型断层扫描的仪器,“它不过就是只猫。”

 

蝙蝠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想想你养的第一只猫。”

 

“哦,那不就是……”氪星人突然止住了话头,“噢。”他单手举起猫仔细端详了会儿,小家伙蓝汪汪的瞳孔收窄了些,似乎也在认真回望着超人,“我还奇怪它是怎么爬到那么高的楼顶上去的。”

 

事实证明,布鲁斯的怀疑是正确的。

 

扫描的结果表明这看似普通的猫不久前经过一场猛烈的辐射,而现在只有体表上残留了微量的元素。

 

“阿尔弗雷德,”他用通讯器联系了正在准备晚餐的管家,“车库那个高压水枪系统是否性能一切正常?”

 

“是的,少爷,”阿尔弗雷德关了电磁炉,“您怎么有了兴致打算亲自洗车?”

 

男人轻哼了声表示否认,“不,我要洗一只猫。”

 

“高压水枪?”克拉克蹙起眉头,“你认真的?我可以把带它回家再洗。”

 

“我不得不再次怀疑对猫的喜爱蒙蔽了你的双眼和剩下的感知功能,”布鲁斯把捏着脖子那只猫从检测仪器里提了出来,“它绒毛上黏着的氪元素看来还不到对你构成威胁的量,我认为你还是尽可能避免接触为好。”

 

克拉克下意识地退了步,在韦恩庄园的主人给那只可怜的猫咪洗澡时,他愧疚地暂时关闭了自己的超级听力,虽然氪星人还是隐约能听见尖锐的猫叫声时不时从地下车库飘进一楼的会客厅。

 

“少爷邀请您共进晚餐了么?”阿尔弗雷德悄无声息地出现,又顺手递给客人一杯咖啡。

 

克拉克拒绝承认自己被吓了一跳,他略显窘迫地笑了笑,抬手接过咖啡杯,“不,我过会儿就走。”

 

管家先生换了种惋惜的口气,“与少爷不同,我不会说反话,那意味着我并没有委婉赶你走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阿尔弗雷德。”克拉克抿了口咖啡,朝年长的男人露圌出了自然许多的微笑。


◇ ◇ ◇

 

“告诉我,克拉克。”布鲁斯站在肯特记者租金“不菲”的套间里,目光锐利地环视了一圈,“你家有地方没被猫毛淹没么?”

 

克拉克沉默了会儿,“好问题,”他从矮柜里拿出粘毛的滚轮,赶在布鲁斯说出下一句话前就迅速地将长沙发清理干净了,“我看沙发就不错?”

 

年轻人做了个错误的选择。他忘记那只自己硬是从蝙蝠手里抢到抚养权的猫咪——现在它有新名字了,叫毛茸茸——与“黑漆漆”一样,喜欢窝在沙发底下,他们俩刚坐进沙发垫里,布偶猫就“唰”的一下蹿了出来。

 

“我以为它还在猫窝里睡觉,”克拉克慌忙解释道,“我可以解决这个。”他一把架起毛茸茸的前爪将它甩到怀里,径直冲进自己的卧室,又独自一人走了出来,砰地关上了门。

 

今天是克拉克自告奋勇来准备一顿美味又实惠的食物来庆祝三周年交往纪念日,而不是在哪家贵到令人咋舌又得提防狗仔的餐厅里吃上食不知味的晚餐。

 

可不能搞砸,除非他以后再也不想平静地度过每一个纪念日与节日了。

 

布鲁斯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他的目光一路追着自打进门就几乎没怎么消停的克拉克,“你还没放弃把那只猫放进正联编制的想法?”

 

“什么?”克拉克贴着布鲁斯坐下,“当然,我的意思是,”他似乎看见后者的眼底闪过一丝只有蝙蝠才有的暗影,“训练得当的话,但明显,现在为时尚早。”

 

男人对这个答案并没有十二万分满意,也谈不上非常反对;克拉克松了口气,他摘下伪装用的眼镜搁到沙发前的茶几上,对布鲁斯来说这般的反应就说明这人勉强同意了。

 

“你想你至少该给客人一个玻璃杯,”韦恩先生话锋一转,“这样他们能自己到水池边盛水喝。”

 

年轻人像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该死,我忘记买啤酒了。”

 

“别这么紧张,小家伙,”布鲁斯勾起嘴角笑了笑,“不过就是件小事儿。”

 

◇ ◇ ◇

 

克拉克清楚自己此刻的姿势相当令人羞耻,他跟个树袋熊似的缠在布鲁斯身上,背后软实的沙发垫承受了两个成年男人全部体重而下陷得比平时更深了。

 

“容我提醒你一句,韦恩先生,”克拉克嘴上这么说着,脖子却顺从地昂起,任由对方不轻不重地啃圌咬自己的颈侧,“您不在半小时之内让我起来的话,晚餐就可能推迟不止半小时了。”

 

布鲁斯的鼻尖埋在克拉克的耳根,他含糊地哼了声,看来是不甚在意。

 

记者先生认命地垮下肩膀,“答应我这次别忘了戴圌套好么?”他侧过脑袋,低吟从喉咙底飘出,“我真的不想为了这个多洗一次澡,你得知道我洗澡的时候毛茸茸它,唔嗯……”

 

毛茸茸它总以为我要淹死了,不停地用爪子挠浴圌室的门,那声音简直是折磨——他没能把这句抱怨说完:它被一个热烈的亲圌吻给堵得严严实实。

 

喵喵喵!

 

韦恩先生闻声抬起头,毛茸茸跳到沙发扶手上,弓着背发出不满的低吼。

 

他发誓,在不幸被魔法变成一只黑猫那会儿,他绝对没这么讨人厌。

 

END

 

*处剧情可参见前篇

By the way,毛茸茸是从酥皮卧室的窗口飞出去再从客厅的窗户飞进屋子的w

 

评论 ( 5 )
热度 ( 2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