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黑吃黑(A!Farrier/A!Collins)01

单纯想写个社会你科哥,人狠话不多的丧病文x【再狠不也还是被法哥♂了 

☆现代AU,斜线有意义,安定的OOC与BUG以及原作粉碎机

★ABO世界观下双A设定,后期可能会涉及Mpreg

Summary:Farrier想尽各种办法干到了Collins,而Collins做梦也没想到无心的放纵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01


Collins发圌情了。


那时天刚蒙蒙亮,六点聒噪的起床号尚未来得及打响,驻扎于这座城市空军基圌地里的士兵都为一股冷冽又厚重,并且极具威胁性的气味惊醒了。


他们在睡眼惺忪中或是烦躁或是不安地立马爬下了床,连企图赖上几分钟床的人都没有,客观来说叫醒效果比千篇一律又恼人的军号好多了。


至于气味的源头来自何方,他们心里自然有数,毕竟不是头一次遭遇这般情况了。


“罪魁祸首”还没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他顶着张耐看却因睡眠不足而略微阴沉的脸走出单人间,门在他身后砰地一声砸上。


走廊上安静得异常,一个人影都瞧不见:没人敢这个时候出去,谁也不想撞见发圌情状态下的Collins。


平时的Collins是个好好先生,金发碧眼,绅士又体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可当他转换为三个月一次的发圌情模式后,所有以往的认知便天翻地覆不再通用了。


老兵总拿Collins来基圌地报道后第一次发圌情时候的事儿来吓唬新兵。


谣言一年比一年添油加醋得厉害,其结果就是在小兵们眼里金发Alpha宛若人型终极兵器,远远望见都会小心翼翼地绕道而行。


当事人却全无加害人的内疚,短暂的――上帝保佑幸好就那么两三天——情热期过去后仿佛记忆断层,压根不记得对周围的人施加了多少精神压力。


上帝啊,谁给Collins找个Omega来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吧!


金发空军隔壁间的年轻人坐在床边,把脸埋进摊开的手掌里,一声长叹细不可闻。


与Collins当邻居还是挺不错的,这个Alpha礼仪周全,从不高声喧哗,也没有音响开得震天响的扰民爱好,要是在特殊时期信息素能别这么锋芒毕露就更完美了。


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Alpha,Collins大多时候好闻过了头,清爽辛辣,如一瓶酿得恰到好处的原麦啤酒,仔细分辨还有点甜丝丝的回味。可惜到了发圌情期这信息素就被加粗的最大号字体写满了诸如“我能把你打得叫妈”以及“我能操圌得你合不拢腿”此类极具攻击性的话语。


着实令人扼腕痛惜。


 

Collins依旧没意识到自己与平时有什么两样,他的软塑料夹脚拖鞋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随着脚步缓慢的前行啪塔啪塔。


清晨是Alpha一天里最邋遢最迷糊的时间段,他胡子拉碴,上身只套了条白色的运动背心,睡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腰上。


从宿舍到盥洗室短短的十来米的路上Collins迷失了人生的方向,绕了好一会儿才摸到对的那扇门。


到这会儿还是没有其他士兵愿意走出房门。



 

Farrier是全基圌地上下唯一没被Collins的信息素弄醒的Alpha,他五点半不到就下楼去晨跑了,从而幸运地躲过了某人荷尔蒙爆发的攻击。


“Collins你又开始了,”Farrier对镜子专注刮着胡子,连正眼都没瞧一眼就知道推门进来的男人是谁:毕竟如此有辨识性的信息素搁全英格兰也找不到第二个,“我怎么觉得你的周期提前了?”


Collins反应了会儿才把跟自己搭话这人的相貌与名字配起来,“…Farrier,”他慢腾腾地走到Farrier相邻的水槽边,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这话你要是对Omega说就是板上钉钉的职场骚扰了。”


金发Alpha有些诧异,在他还没洗上一把冷水脸、享受一顿丰盛的早餐与黑咖啡前头脑竟然就清醒了不少,甚至还有余力思考如何唇枪舌战。


原因实则很简单。


Farrier闻起来像加了两三份压缩浓度和威士忌的黑咖啡,提神醒脑,Collins下意识凑近嗅了嗅,正准备不动声色挪开脑袋时被对方抓了个现行。


“这才是真的骚扰吧?”Farrier放下刮胡刀明知故问,对着Collins嘴角微微上扬。


金发Alpha哼了声,决定不再理会另一个Alpha近乎幼稚的反击。他拧开水龙头,弯下腰去洗那把本该令人清醒的冷水脸,Farrier信息素的气味却不知为何溶进了掬在掌心里的管道水,顺着水滴黏着在皮肤与鼻腔里,挥散不去。


Collins的整张脸凉得发刺,连着全身泛出一大片鸡皮疙瘩,有道刺骨寒意在蹿向下腹时瞬间烧得滚烫。


他猛地直起身,用力甩了甩脑袋,似乎是想摆脱这诡异的感觉。


Farrier悄无声息来到他身后,Collins抬起眼睛在镜子里瞧见了。“走开。”他不怎么喜欢别人不打招呼就随意接近自己,不耐烦地蹙着眉头下了驱逐令。


“你像个自己失足掉下水还汪汪乱叫的小狗,”Farrier调侃了句,眼神毫不掩饰地透过镜子瞥了眼Collins裤腰下某块地方,“你该找人解决下了,暴脾气先生。”


Alpha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早上不对劲是怎么了。


——他发圌情了,还被另外一个Alpha看了笑话。


多么简单粗圌暴又扎心的答案。


动手揍人不是Collins会搬上为人处事准则的条目,他狠狠盯着Farrier在镜子里一脸坏笑,硬是忍下转过身、朝对方脸来上几拳的冲动。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5 )
热度 ( 4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