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ADGG】Schwarzwälder Kirschtorte /黑森林蛋糕

原本打算以七宗罪为关键字写段子,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串在一起写

这篇涉及了懒惰、暴食、色圌欲以及贪婪,剩下的嫉妒、傲慢与愤怒会另成一篇PGGG(咦?

 

惯例感谢德语小字典壳壳

A!Albus/O!Gellert(……again)

Mpreg提及、OOC、BUG以及各种不科学注意
《Guten Appetit/食指大动》 及

《Kleine Kinder,Kleine Sorgen/成长的烦恼 》属于一个系列

 

 

Schwarzwälder Kirschtorte /黑森林蛋糕

 

嗜睡是在想定范围里的。

 

Gellert该庆幸传闻中阴魂不散的反胃及恶心没有纠缠过来,眼下唯有极度的倦怠搭在他眼皮上,疲惫到令人不愿动弹。

 

厨房飘来的香气一点一点勾住鼻子,那是股香甜的、以前不怎么接受得了、现在却欲罢不能的气味儿;Albus倒一直挺喜欢那些软乎乎甜滋滋的甜食,也精通于料理它们。

 

敏锐的嗅觉让睡得迷迷糊糊的Gellert清醒了些,樱桃与奶油的气味稀释在空气中,饥饿感随之油然而生。

 

他才意识到自己饿了,或者说是肚子里的小家伙饿了,然而怠惰像道软腿咒,Gellert阖上眼睛,用睡熟的脸颊蹭了蹭软绵绵的枕头不想起身。

 

枕头上还留着Albus信息素的味道。

 

反正他的Alpha会把刚出炉又热烘烘的甜品端到床头,再用银勺子挖上一小口喂给他吃,那他又何必费力起身走到厨房?

 

他们的头生子来得出乎意料,他——是的,有人迫不及待用无害的魔咒检测了胎儿的性别——甚至不是在Omega发圌情期里得来的,倒推回去的日子不对。

 

Gellert决定叫这个孩子Joshua。

 

Joshua大概是春末那会儿悄无声息降临的。

 

德国巫师的家乡弗莱堡也差不多是这时候暖和与阳光灿烂起来的,它靠近黑森林南部,传闻黑森林里藏匿着许多为了逃离迫圌害而躲进去的巫师后代。

 

Gellert小时候很喜欢去里面晃悠,随手摘些樱桃和果子吃,他只听过树叶婆娑、见过树根错综复杂,还有各种飞禽走兽,倒是从没撞见巫师或是女巫的后代。

 

他想他会带Joshua去黑森林里看看,虽然他自己也很久没回去了,就跟随风而飘的蒲公英,一旦离开便再也回不到起点。

 

Albus却很清楚Joshua是何时到来的,那是介于Omega两个发圌情期之间的某一天,他甚至把那段绮丽的记忆灌进了玻璃瓶里。

 

 

 

※ 我觉得你们需要一个冥想盆 ※

 

 

 

这一语成谶地迎来了新生命。

Gellert斜靠在床头——Albus替他变出了一堆枕头,他将自己完全扔进了柔软的枕头堆里,连脑袋都懒得动,只是微微张嘴吞下对方送到嘴边裹着奶油的樱桃。

 

酸甜的口感应该是讨Gellert喜欢的,Albus见Omega眨了眨异色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如一只满足的猫。

 

“我没想到你会知道这个,Albus,”德国人望向红头发巫师放在手边矮桌上金盘子,那上面盛着源于自己家乡的蛋糕,他探出舌圌尖舔圌了舔粘在嘴角的甜奶油,混着樱桃的酸甜,“真令人惊讶。”

 

Albus不为人察觉地勾起嘴角笑了笑,“我什么都知道。”

 

“好吧,在我的家乡管你这种人叫作Klugscheisser,”Gellert抿起嘴别开脑袋婉拒了试图喂第二口蛋糕的男人,“不,我不想吃这个了,”他突然对黑森林蛋糕没了食欲,“Joshua告诉我他想吃年轮蛋糕,或者是千层酥。”

 

这不能怪他。

 

一向好脾气的红头发巫师自然没生气,他挥挥手,让金盘子载着剩下的樱桃奶油蛋糕平稳地飘回来了厨房,“当然,如你所愿。”

“希望Joshua别是你的翻版,Albus,”Gellert顺着枕头滑进被子里,又往里缩了缩,“不然有够我受的。”

 

Albus伸手把被角掖得更严实,“若真是那样,再生个女儿就好了,她一定会像你,Gel,”他凑到Gellert跟前,俯身轻吻他的额头、鼻尖和嘴角,“我连名字都想好了,Ariana,Ariana Dumberdore。”

Gellert听见自己无声地倒抽了口气。

 

END

1*Scheiße,即f*ck或者shit
2*Mistfink,流氓
3*Hurensohn,即son of b*tch

 

评论 ( 21 )
热度 ( 112 )
TOP